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澳洲幸运10 > 产品中心 >
除了办世界杯,卡塔尔的“钞能力”还让这种鹦鹉绝地重生
发布日期:2022-11-23 20:55    点击次数:131

就在昨晚,足球迷们翘首以盼的卡塔尔世界杯终于开幕啦!

本届的世界杯有许多特别之处,除了举办时间由传统的夏季改为冬季之外,还终结了连续三届使用动物吉祥物的传统—— 2018 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吉祥物是一只西伯利亚的狼,2014 年巴西的是三带犰狳,2010 年南非的则是豹;而今年的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灵感却是来自阿拉伯传统服饰、被球迷戏称为饺子皮的 " 拉伊卜 "。

为什么卡塔尔今年不再使用动物作为吉祥物呢?

卡塔尔是波斯湾里的一个小小半岛,沙漠覆盖了绝大部分的地表,极端的高温和缺乏降水,使得大多数动物都在这里难以生存。然而,有一种已经宣告野外灭绝的动物,却在这座环境严苛的半岛上 " 绝地重生 ",这就是小蓝金刚鹦鹉(Cyanopsitta spixii)。

小蓝金刚鹦鹉标本|Daderot / Wikimedia Commons

被热捧的鹦鹉,从家园消失

上个世纪,从全世界收藏珍奇古玩,是卡塔尔的王公贵族们的时尚消遣之一。他们用石油和天然气换来的美元,以令人咋舌的大手笔从全世界收购绘画、珠宝、古玩乃至恐龙化石。

除了艺术品,稀有美丽的动物也是他们的藏品。在沙漠中央修建的农庄里,卡塔尔的贵族饲养了许多珍稀动物,包括来自新几内亚的多种极乐鸟、东非的大耳羚、中东的沙漠猫……其中最著名也最濒危的物种,就是小蓝金刚鹦鹉。

一身灰蓝色的小蓝金刚鹦鹉,来自巴西东北部干旱地区的稀疏林地中。这里的植被在短暂的雨季中欣欣向荣,但在旱季时,所有植物却都显得灰白枯寂。沿着水源河岸边生长的金黄栎铃木(Tabebuia aurea),是小蓝金刚鹦鹉重要的食物来源,枯老大树中的树洞也是它们的巢穴。

小蓝金刚鹦鹉的唯一故乡,是当地半干旱条件下由落叶灌木和季节性干燥林地结合形成的独特的卡廷加群落(Caatinga Biome)|NiaziGamer / Wikimedia Commons

也许是因为本身的自然分布区就十分有限,也可能是因为人类活动对当地环境的长期破坏,200 年前,当小蓝金刚鹦鹉被欧洲的学者发现时,它们已经非常罕见了。

很快,这种稀少又美丽的鹦鹉成了收藏家热捧的藏品。随着数量急剧下降,有人更加愿意一掷千金来换一只小蓝金刚鹦鹉,一只小蓝金刚鹦鹉甚至能卖到 2000 美元。即使巴西政府在 20 世纪 60 年代就禁止了野生动物的出口,也无法阻止非法贸易一步步将小蓝金刚鹦鹉逼到绝路。

1987 年,调查人员只找到 3 只小蓝金刚鹦鹉——其中的 2 只不久后就消失在了宠物贩子的口袋里。最后的一只雄性小蓝金刚鹦鹉已经无法找到同类,只能和一只雌性蓝翅金刚鹦鹉(Primolius maracana)一起生活。2000 年 10 月之后,人们再也没有见到这只野外的小蓝金刚鹦鹉。世纪之交,小蓝金刚鹦鹉从野外的家园彻底消失,只剩下极少的个体分散在世界各地。

蓝翅金刚鹦鹉,记住它们,等下还要出场 | TJ Lin / Wikimedia Commons

从收藏猎奇,到支持繁育

但小蓝金刚鹦鹉还没有完全灭绝,它们最后的希望,就来自私人动物园中的个体。

为了让小蓝金刚鹦鹉能重回野外,从 80、90 年代开始,巴西政府和数家保育机构开始尝试将现存的这些鹦鹉个体汇聚起来,建立人工繁育种群。巴西政府还豁免了参与计划的私人收藏家,以此期望更多持有者能让他们的鹦鹉加入繁育计划。然而,关于所有权的不断争夺、高昂的转让价格,让人工繁育计划一度就要付诸东流。

《里约大冒险》里也有小蓝金刚鹦鹉,但在现实中,要让它们 " 死而复生 " 并不容易|《里约大冒险》

就在小蓝金刚鹦鹉野外灭绝之际,卡塔尔的阿尔 · 瓦布拉野生动物保护中心(Al Wabra Wildlife Preservation Prince,AWWP)——原本是王公贵族的私人动物园,决定参与到保育工作中。

虽然很多卖家不愿意轻易转手自己的鹦鹉,但他们使出了钞能力,从世界各地的收藏者手中不断购入仅存的珍贵的个体。很快,AWWP 成了世界上拥有最多小蓝金刚鹦鹉的机构。

AWWP 还聘请了专业人员,着手人工繁殖项目。为了解决近亲繁殖的问题,他们尝试用人工授精的方式繁育小鹦鹉,2013 年,第一只由人工受精繁育的小蓝金刚鹦鹉诞生。

AWWP 繁育的 1 日龄、25 日龄、7-8 周的小蓝金刚鹦鹉雏鸟与小蓝金刚鹦鹉幼鸟|AWWP

AWWP 的这一做法,对整个阿拉伯地区的野生动物庄园来说,都是重要的创举。在早期,许多被收藏的动物状态并不好。随着专业的兽医和保育人员的加入,小蓝金刚鹦鹉的人工繁育逐渐走上正轨,长期困扰圈养种群的疾病问题也随之得到了解决。

许多从巴西去到欧美的金刚鹦鹉,都会患上一种名为 " 鹦鹉前胃扩张症 " 的疾病,表现为食欲减弱、呕吐、不断消瘦,最终死亡,小蓝金刚鹦鹉也是如此。2008 年,研究人员终于发现,这种病主要由病毒传播引起,AWWP 立刻建立了鹦鹉的隔离方案。当感染了病毒的个体被发现并隔离之后,健康的种群最终得以延续。

除此之外,AWWP 还在小蓝金刚鹦鹉原有的栖息地范围内,购入了面积达 2380 公顷的农场,为放归工作做准备。

1878 年,荷兰动物画家约瑟夫 · 斯密特(Joseph Smit)描绘的小蓝金刚鹦鹉|Joseph Smit

消失 20 年后,它们回到了家乡

经过了多年的规划、繁育和筹备工作,2020 年 3 月,52 只小蓝金刚鹦鹉被转移回巴西原产地的野放适应机构中。就在今年 6 月,第一批小蓝金刚鹦鹉被成功放归野外,回到了这个物种消失了 20 年的家乡。

为了放归计划的顺利实施,工作人员不仅给鹦鹉们带上了定位器,还给它们准备了伙伴—一群栖息地相似、熟悉本地环境的蓝翅金刚鹦鹉,希望小蓝金刚鹦鹉能在它们的带领下快速适应野外生活。

除了放归鹦鹉之外,对当地特殊生态环境的恢复工作也在进行:当地的原生植被被刀耕火种和家畜啃食消耗了多年,现在,保护生态学家尝试在这些原生植被之上,重建包括小蓝金刚鹦鹉等多种动物在内的生态系统。

80 年代拍摄于德国的一只小蓝金刚鹦鹉|R ü diger Stehn / Wikimedia Commons

对于许多和小蓝金刚鹦鹉有着类似命运的物种来说,它们在动物园、人工环境中的种群是关键的基因库,对于野放回归项目来说,这也是至关重要的、最后的保险。

虽然第一批小蓝金刚鹦鹉回到了野外,但距离建立能够自我维持的野外种群还有相当远的路途要走。如果第一批野放的个体死亡率过高,野放计划就会暂时中止。它们的命运,仍然维系在人类手中。

荒漠之中的濒危动物繁育与研究中心|AWWP

现在,AWWP 拥有的小蓝金刚鹦鹉,很大一部分已经转移到了欧洲和巴西的保育机构中。这座私人农场,也已经从满足土豪们猎奇心理的动物收藏中心,逐渐转型为濒危物种人工繁育机构。

这座位于卡塔尔中部、面积 2.5 平方公里、不对外开放的保育中心里,住着超过 100 个物种的 2500 多只动物,包括卡塔尔唯一的本地瞪羚阿拉伯沙瞪羚、第一种由野外灭绝恢复到易危物种的动物阿拉伯剑羚以及火红辉亭鸟、王极乐鸟等。

阿拉伯沙瞪羚|AWWP

AWWP 的官网上写着,他们正努力成为 " 最先进的濒危野生动物繁育与研究中心 " ——荒漠上的繁育中心,这无疑也会是卡塔尔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贡献。

作者:师旭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