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澳洲幸运10 > 联系我们 >
黑帮与黑金,香港电影洗钱史
发布日期:2022-08-08 21:14    点击次数:172

1973年是香港电影乃至华语电影史上,影响最深远的一年,那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是知名华裔明星李小龙意外去世,成了全球影史的一大损失,另一件则是由于香港警察贪腐所引发的廉政公署的建立。

正是因为廉政公署的建立,直接截断了香港黑帮传统洗Q途径,但黑帮也因此意外的发现了电影,这个近乎完美的洗Q途径。大量现金涌入香港影业,直接推动了香港影业的黄金二十年。

由于本篇内容比较敏感,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所以只能写香港1974年至1997年间的故事,部分名词需要用字母代替,有些尚在一线的人员需要做化名处理,还请各位理解。

1

黑帮崛起

香港的命运与发展,始终与大陆息息相关,而香港影业二十年的繁华与洗Q史,更是直接和香港的经济、社会乃至于黑帮的发展历史密切相关。

由于大陆长时间的与世隔绝,香港便成为了大陆与世界交流的窗口,再加上大陆的常年战乱状态,导致了大量的资本、工业和技术从大陆转移到了香港,这些经济上的腾飞,尤其是底层市民的崛起,为后来香港影业的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时,由于战乱的原因,大量演艺界的精英逃往香港,比如邵氏的老板邵逸夫,电影导演张彻、楚原以及作家金庸和“七小福”之父京剧大师于占元等等,这些人成为了早期香港电影发展的中游砥柱。

除了演艺界精英外,逃往香港的人群中充满了三教九流的底层平民,他们为了谋生什么生意都敢做,同时为了有朝一日反攻大陆,国军残部也一直渗透在香港各界,军统中将葛肇煌在这里成立了黑帮14K,K代表着国军的英文Kuomintang,14代表着广州宝华路14号,帮派的发源地。

另一个著名黑帮组织新义安的大佬则是另一位军统少将,向华强的父亲向前。向家也是目前为止仍然活跃在我们视野内的黑帮家族。除了14K与新义安外,还有香港本土的和胜和,以及汕头人吴锡豪建立的义群,并成为香港四大黑帮。

这些人声势浩大,巅峰时期拥有帮众数十万,他们开设赌场,组织涩情场所、贩D、勒索、绑架甚至和港英政府公开对抗,组织暴动迫害工人组织、可谓是无恶不作。

由于当时的港英政府无能,会故意扶持一些代理人用来统治殖民地,为了适度造成殖民地的混乱,港英政府和黑帮属于相辅相成的存在。因此黑帮的壮大自然也离不开港英政府的纵容与庇护。

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前,香港警察跟黑帮一直同流合污,黑帮做地下生意捞钱,警察则在明面上收受贿赂提供保护,使得整个香港社会不堪其扰,各行各业不仅要交税,还要受到黑帮的盘剥。据传时任华人总探长吕乐拥有五亿身家,其贪腐程度可见一斑,此事后来也被拍成电影,由刘德华主演的《五亿探长雷洛传》。

随着廉政公署的成立,港英政府开始打击警队内部贪腐的问题,出于各种考虑港英政府对拥有数十万帮众的黑帮并没有下死手,但却对非法收入的审计越来越严,失去了保护伞的香港黑帮只能开始寻找其他的洗Q渠道。

2

黑金涌入

在尝试了酒店、餐饮、夜总会甚至买卖古董的方法后,他们发现这些渠道不仅要缴纳高额的税而且还很慢,直到70年代热爱电影事业的大佬向前发现了电影这个完美的渠道。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首先是邵氏、嘉禾等公司和电影人的努力,让香港电影步入了正轨走向繁荣。在70年代,香港最卖座的十部电影中,本土票房就能达到3000万,在当年绝对是一笔巨额的财富。其次是香港的英税率制,文娱行业非常受重视,纳税额度非常低,因此洗Q的损耗也很低。最后就是由于电影的周转非常快,曾经的香港影坛有一种说法叫做“七日鲜”,就是说一部电影从立项找演员到电影院上映,仅需要七天,洗Q的速度可以说是惊人的。

徐克的《黄飞鸿》系列、王晶的《倚天屠龙记》系列包括后来刘伟强的《古惑仔》系列,都是一两周时间便拍摄完毕。

同时,由于电影拍摄的费用很难审计,很多支出非常复杂而且没法追查,比如你搭了一座宫殿,然后炸掉,那么搭建宫殿所需要的费用就无从可考了;还有服装、道具和化妆等必备品,也无法用专业技术去评估其所花费的具体金额。

还有更直接的就是给明星天价片酬,你说他面瘫演技,只会瞪眼,我偏说他值8000万,可谓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此外,作为文化输出品的香港电影一度在中国台湾、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各国都非常受欢迎,这跟香港黑帮的走私、贩D等生意版图高度重合,一部电影出口到当地可以通过虚报、注水等手段夸大票房,再把黑金注入到票房里,成功洗白流回香港。

当时港澳台的黑帮老大都大把往电影行业里砸钱,比如台湾黑帮天道盟的杨登魁,作为大小S的干爹也积极投身影视圈,投资了李连杰的《功夫皇帝方世玉》、《少林五祖》等系列作品。

新义安的向氏兄弟成立了永盛电影公司,投资了周润发的《赌神》、周星驰的《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以及刘德华的一系列经典作品。

澳门14K的大佬崩牙驹也曾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拍摄了《濠江风云》,并亲自担任出品人和顾问,最终还因为细节太过真实被警方当成了呈堂证供拿上了法庭,在澳门回归的前一年亲手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当然仅仅投资电影依然不能满足黑帮的表现欲,一些中高层黑帮人员还亲自参演电影,因为独特的气质和经历往往演技还都很不错,14K武神“双花辊”陈惠敏,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从影30余年甚至多次获得金像奖最佳配角。

3

黄金年代

1978年,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香港对于大陆的意义更为重要,作为大陆与世界接触中转站的香港也迎来了黄金80年代,这也成为了香港影业的黄金年代。

随着黑帮洗Q的成功,越来越多的黑金疯狂涌入到香港影业中,直接刺激了电影行业的繁荣,大量优秀的影视作品被搬上大荧幕,单从这个角度来讲,香港黑帮要比对岸这些洗Q的人讲究的多,虽然同样是洗,但至少还有大量优秀作品,不敢明目张胆的糊弄观众。

在那个时代,香港一年能拍摄200多部电影,一年有100多亿港币用来运作拍片,香港也成为了仅次于好莱坞的世界第二大电影产地。

影业与黑帮牵扯的过多自然也带来三大弊端,首先便是粗制滥造的作品越来越多,由于拍电影的根本目的在于洗Q,所以要讲究速度快、成本低,因此大明星成为了标配,这样票房才有保证,即使票房不行,也可以通过天价片酬等手段把数字虚报上去。在当时的影视圈有着“郑九组”、“刘十三”等称呼,就是说郑裕玲同时跨9个剧组拍戏,刘德华一年拍13部电影。

其次便是压榨演员,在90年代港星中片酬最高的张国荣一部电影也仅仅能拿到400万港币,刘德华的片酬也不超过100万,周星驰在《赌圣》大火后也仅从4000多万票房中分走了70万的片酬。

后来周星驰的老板索性把合约直接卖给了向氏兄弟,但他的片酬仍然是70万,而《唐伯虎点秋香》、《鹿鼎记》等一系列周星驰的作品票房均超过了5000万,作为主演和半个导演编剧的周星驰,不仅没有拿到合理的片酬,还被说成是新义安的骨干成员。

周星驰在合约结束后,选择和向氏分手,还被向氏夫妇口诛笔伐的攻击说其忘恩负义。1996年,为了躲避向氏夫妇的骚扰,周星驰两次申请移民加拿大,但有人却向移民局举报,称他是黑帮分子,因此遭拒。

在周星驰拍摄《少林足球》时,向家大哥甚至放话说,谁给他钱就是我们家的敌人,直到现在向太太仍然时不时在某社交媒体上对周星驰冷嘲热讽。

最后就是暴力泛滥,很多大明星都曾经被胁迫过,92年周星驰拍《家有喜事》时被人持枪闯入片场抢走胶片,同年,梅艳芳在歌厅14K堂主黄郎维打耳光,三天后黄郎维就被新义安五虎之一的陈耀兴打死在床上。而在不久后,陈耀兴也在澳门被当街射杀。

刘德华被绑架拍摄了一部《轰天龙虎斗》,虽然在开场几分钟就领了盒饭,但还是被写上了主演,因为台湾片商说只要有刘德华,就原意花800万买下这部片子。

同样在这部片子中被绑走的还有著名女星六加零,因为不愿出演该片被绑架并拍摄了照片,最终不得不去荷兰拍了这部片子,而这部片子的背后就是荷兰著名的黑帮大佬蔡子明。

相信不少人都听说过蔡子明和李连杰的故事,当年李连杰通过《黄飞鸿》系列火遍大江南北,后来却因为嘉禾影业的压榨拿不到相关的片酬。蔡少明看准时机,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李连杰打赢了解约关系并且要回了钱。

1992年4月16日,李连杰与嘉禾的最后一部合作作品《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上映当天,蔡子明便头部中弹九枪,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这桩凶杀案也对李连杰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大受惊吓的李连杰在香港孤立无援,各方势力都不愿再投资给他拍电影,最终只好无奈出走好莱坞闯荡。

这一年除了这段小插曲外,可以说是香港影史上最重要的一年,1992年承载了香港电影太多的光辉和荣耀,时至今日一大批耳熟能详的电影中,均是在1992年上映的,当年的全球票房达到30亿。

1992年也被称为周星驰年,他一个人包揽了票房的前五名,《审死官》、《家有喜事》、两部《鹿鼎记》以及《武状元苏乞儿》都是在那一年上映。

那一年的香港电影涵盖了武侠、爱情、动作、警匪等各个领域,并且都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格局。

4

巅峰过后

往往巅峰过后便是下坡路,那一年电影界与黑帮的矛盾也到了白热化的的地步。

由于黑帮长期利用电影洗Q,很多电影人都与黑帮产生了很深的交集,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互联网上盛传,刘德华、周润发、周星驰这些大牌明星都有黑帮身份,当然这其中自然自然也离不开保护的成分在里边,如果没有这些所谓的身份,那岂不是要天天被人绑架去拍戏。

黑帮利用电影洗Q的手段也成为了限制香港影业发展的最大障碍,因此在1992年末香港演艺界组织了一场,轰动国际的反黑帮暴力大游行,希望港英当局重视这个问题并彻底解决黑帮长期盘踞于影业的局面。

但与此同时,留给这些电影人的时间却不多了。1993年的两起事件也昭示着香港电影的全面下坡路开启,好莱坞大片《侏罗纪公园》在香港创下了6000万票房的战绩,一举打破了之前港片的记录,其次是邵氏花重金投资的周星驰电影《济公》,票房仅有2156万,台湾片商以3000万买下发行权后也最终惨败。

王晶曾总结到:《济公》的失败,让台湾人意识到需要谨慎对港片投资,可以说是香港电影没落的标志。

在受到好莱坞的威胁后,港片开始了加大投入,1993年成为了港片的一个重要分水岭,在之后拍摄的电影中,制作质量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不管是成龙的《红番区》还是《霹雳火》,还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食神》制作水准都远超以往。

加大投入的同时,票房并没有随之而来增加,这也造成了香港影业利润的不断降低,这也让习惯了小成本赚大钱的香港电影一下子无所适从,因此在1995年大片电影公司倒闭,刘德华的天幕电影公司,也在那一年欠下了巨额债务,只能拍了6年的烂片用来还债。

随着1997年香港的回归,铁拳之下无黑帮的道理也成为了众所周知的事情,黑帮都在忙着洗白,什么双花红棍,白纸扇这种等级身份和黑帮规矩也彻底消失在香港街头。

但黑帮从影业撤资的同时还做了一件坏事——制作盗版光盘,一盘VCD的成本只有不到1块钱,他们转手可以卖到3块钱,利润比贩D还高,从电影上映到盗版光盘走向各地仅仅需要三天的时间,这无疑让本不富裕的香港影业雪上加霜。

如今的香港电影,无非是57岁的刘青云,54岁的张家辉和52岁的古天乐,三个人轮流做男主角,而同批的女演员也已经销声匿迹,大量的香港电影人来到大陆淘金,索性把自己曾经影视剧中的名字改成自己的社交名字。

无论是香港电影还是香港黑帮,那个黄金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无论如何,那个时代的香港电影都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

最后用狄更斯《双城记》的开篇来做总结,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昧的时代;这是信任的纪元,这是怀疑的纪元;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我们面前应有尽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将直上天堂,我们都将直下地狱。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